行业新闻/NEWS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当前养老服务行业发展趋势分析
发布时间:2021-08-14  ▏作者:admin  ▏阅读:

  养老产业正在进入一个风口期。但在传统养老观念惯性、家庭经济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造成有效需求不足,养老行业的规模还处于低位运行阶段,同时由于当前经济形势下行压力较大、储蓄率下降等原因,造成融资成本大,社会融资难,因而养老行业投资风口也许会持续5-8年。在这种情况下,当前中小型养老机构应该苦练内功,从加强核心技术提炼、引进新技术、培养和储备人才、介入养老产品开发等几个角度,稳扎稳打、夯实基础,为将来“公建民营”“企建民营”时进行委托运营奠定扎实的基础。全文约4500字,阅读需20分钟。

  该文是作者根据其在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千场万家”全国养老机构中高级管理人员公益培训班的讲话整理而来。在此,向为本文提出借鉴思想的安徽省民政厅张振粤处长、爱心护理工程志愿服务专家团常务副团长张建亚表示感谢。

  近两年来,养老新政密集发布,国务院以及卫健委、民政部、发改委、商务部、自然资源部等相继出台政策。养老政策不断健全完善,为养老行业带来了难得的发展契机。在这种环境下,各种资金大量进入养老行业,正在将一个单纯的服务行业变成一个投资性产业,既为养老产业发展带来了契机,也为这个行业发展带来了潜在的威胁。

  一是我国养老护理类企业数上升明显。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9年年初到12月17日,我国新增养老护理类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是五年前的10倍,十年前的14倍。我国养老护理类企业数已突破42万家。

  二是房地产企业纷纷布局养老市场。据新浪财经报道,在目前涉及养老产业的主板82家上市公司中,主营业务为房地产的公司32家,占比高达39.0%,进入养老产业的上市公司背景多为房地产,以建设高端养老机构为主要特征。万科、保利、远洋和复星等纷纷投入乐龄养老市场,发展自己的养老业务。其中有部分业务拓展到金融保险,试图开展“保险+养老”的运营模式,这些企业包括合众人寿和泰康保险等大型保险公司。

  三是国企开始大规模进入养老市场。大型中央企业,如中国诚通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中国健康养老集团有限公司,国投集团成立全资子公司国投健康,中国光大成立了光大养老健康产业,中国人寿拟斥资百亿元投资养老产业不仅投资、金融、保险类企业进军养老产业,传统的制造业企业,如中核集团、首钢集团、中国中铁、国家电网、航天科技、华侨控股、光明集团等央企和地方国企相继入局养老产业。今年,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倡议发起的“长三角国资养老产业发展联盟”揭牌成立。国有资本大力进入养老市场,包括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养老行业空白太多,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二是国企的企业定位,必须在贯彻落实中央政策中走在前列;三是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严峻形势下,国企必须承担起责任。

  从以上几个方面综合分析,养老产业从2019年起进入投资风口期,在2020年将愈加猛烈,成为投资高峰期。2021年后,将开始回缩。但过去的无数经验表明:站在风口上,所有的猪都能飞得起来,可是当风停下来,那些飞起来的猪大部分都死得很惨。

  那么,这个风口能持续多长时间?我个人认为是5-8年。主要是基于以下考虑:

  1.与共享经济的风口相比,应该大于4年。上一个较大的投资风口应该为共享经济。2014年ofo、摩拜等共享单车出现,引发了一轮投资潮,随后各种共享产品纷纷出现。但2018年,各种共享产品要么是退出、要么是被收购。但养老产业是一个投入大、回报期长的行业,各投资机构都应该有所准备,因此该风口应该大于4年。

  2.但从当前经济形势看,该风口应该不会太长。主要原因在于当前融资成本上升,投资回报压力较大。一方面是我国储蓄率下滑很快,已经从10年前的50%下降到现在的45%。同时,格林斯潘研究发现,随着国家社会福利支出的加大,会进一步挤压国内储蓄总额的空间。储蓄率下降,则会造成融资成本上升。另一方面是整体经济形势下行,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高速增长时期遗留的历史问题,需要慢慢消化和解决,造成了融资难的问题。马云在2019年世界浙商上海论坛上,曾道出一天内收到五个借钱的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大概有十个”。刘世锦教授在第十七届中国改革论坛上,指出“中国目前为止没有出现说是由于货币政策过紧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而且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再次强调当前处于逆周期调节,“要坚持稳字当头”。不能采用大水漫灌式的调控政策已成为各界共识,所以我国不可能再出现类似当年4万亿的刺激政策,融资难和融资成本增加的趋势在近几年不会改变。第三是投资的本性决定,无法长期处于不能取得回报、甚至亏损的状态。光大养老健康产业2017年度及2018年度分别亏损3677.8万港元及5020万港元,2019年光大养老产业的母公司光大集团,将50.71%的股权出售,引进6.12亿元的战略投资。

  近期,有研究报告提出:2020年,老年人的退休金总额将超7万亿元,老年人消费潜力将达到9万亿元,康养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7.7万亿元,2030年市场规模将高达20万亿元。

  7.7万亿是什么概念?预计2020年我国GDP约为105万亿,7.7万亿约GDP的7.3%,均摊到14亿,则是人均5500元左右。如果今后10年我国的GDP平均增速为6%,那么2030年的GDP为190万亿人民币,20万亿约为GDP的10.5%,均摊到14亿,则是人均14300元左右。如果真是这样,康养产业的确会成为我国的第一大产业。

  但细算起来,这完全是一个理想化的模型,现实中很难实现。我们依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几个数据进行比较:

  2018全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其中医疗保健1685元,生活用品及服务1223元,衣着1289元,教育文化娱乐2226元,这几部分与康养产业有关的部分累计为人均6423元,全国14亿人总支出为87.4万亿。按照2019、2020人均消费支出增速6.5%计算,2020年预计为99.2万亿元。如果2020年康养产业能达到77万亿,则需要全国近8成居民的消费都要用到康养产业。这怎么可能?同理,也可推断出2030年达到20万亿也只是一个理想值。

  有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康养产业有关的消费约为7000亿左右。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理想需求与有效需求的差异。

  一是传统养老观念的惯性。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将“孝”作为家庭伦理道德的基础,赡养老人是人伦的基本,“养儿防老”、“父母在,不远游”、“百行孝为先”等传统养老观念,长期以来形成了“家庭养老”的传统模式。父母养育了子女,子女就必须赡养老年的父母,否则,将受到道德舆论的谴责,这就是费孝通教授1983年提出的中国养老的“反馈模式”。这种以孝文化为传统的赡养方式,两千多年来一直由家庭单位直接承担,早已根深蒂固于国人的思维之中。直到现在,如果是万不得已,子女是不会把老人送进养老院。老年人也是宁肯独居,也不愿入住养老机构。红杉资本的调查证实了这一点,在城市中,独居或跟自己配偶居住的老年人比例高达75%,约21%的是和子女住在一起,选择入住养老机构的只有2%。即使是60年代出生、即将进入退休年龄的人,意愿选择到养老院进行养老的也仅仅为17%。

  二是现实的经济压力。西南财经大学2018年发布的《中国财经报告》显示,超过50%的家庭基本没有储蓄,银行存款为零。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显示,2018年存款超过3万元的白领仅占3成;21.89%的白领不仅没有存下钱,还欠了债务。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末,我国住户部门的贷款余额为52.17万亿元,人均贷款余额3.74万元。如果再算上互联网金融、民间借贷、典当行等融资渠道,我国居民的人均负债将更高。《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也显示,在家庭支出中,住房消费占了很大一部分,2018年为人均为4647元,占家庭支出的23.4%。这就说明,即使2020年老年人的退休金总额将超7万亿元,也将有相当一部分继续用在儿女身上,支持子女的日常生活、帮助子女进行住房消费(还房贷、购房、租房或装修)。也由此可以看出,当前养老消费支出的关键是儿女,而非老年人自己。

  从以上分析来看,当前我国的养老产业看似十分光明,但实际的有效需求不足。因此,从宏观上讲,该行业的发展需要加大需求侧改革力度,通过加大国家社会福利支出、降低住房消费的比例以及加大老龄化国情教育的力度等手段,刺激潜在养老需求的释放。从微观上讲,要着眼于供给侧改革,通过开发适合老年人的产品、提高养老机构的服务质量,满足儿女孝老敬老的意愿,扩大养老的有效需求。

  当前的中小型养老机构该何去何从?不外乎有两条路径,一是被资本收购,二是稳扎稳打、夯实基础,等待5年后或8年后做大做强。

  如果选择第一条路,那么就要好好合计一下,有可能会获得一个不错的收益。由于现在的大部分养老机构采取的是轻资产运营,也就是没有自己的房屋等重资产,因而普遍适用的收购价格为当年利润的10倍。但在当前的风口期中,也许可以等到按床位数来议价的阶段,如同前几年互联网行业依靠数据来估值的做法,每张床位10万元?很难说,要看2020年社会对于养老产业投资的疯狂度了。

  如果选择第二条路,也就是稳扎稳打、夯实基础,做大做强自己,将更是一条光明的大道,也许5年后或8年后,在当前“公建民营”的基础上,进行“企建民营”,反向承接现有社会资本、国有资本投资建设的养老机构。主要是基于以下判断:

  一是养老行业必定是一个贴近社区的行业,市场需求很大,如同零售行业、餐饮行业一样,很难有两家或几家企业形成寡头垄断。因此,在大量资本进入的情况下,中小型养老企业仍有生存和发展空间。

  二是养老行业拼的是服务、是软件,而不是硬件。养老离不开人,其核心是“人情味”,儿女或老人选择养老机构,一方面看硬件,但更重要的是选择“舒心”。现有比较好的养老机构负责人大都是有情怀、有责任、有爱心的,养老机构的氛围、理念非常适合老年人对“家”的需求。员工满意、老人舒心,就是核心竞争力。

  三是养老行业看似市场很大,但有效需求不足,因而投入大、回报周期长,5-8年后必然有一批投资性养老机构面临回报的压力,而不得不选择新的营运模式。

  各种资本退出后的养老机构该如何处理?如果强行关闭,就要面对已经入住的老人该何去何从的问题,处理不好必然会引起较大的社会矛盾。因而,最有可能的是采取委托运营的方式。

  首先是要加强自己的核心技术提炼,包括运营方式、运营理念、护理模式、社工服务等软技术,吸引老人入住、提高盈利能力。当下我国的养老需求已经从“生活必需型”向“享受型、参与型、发展型”转变,老人除了有身体健康方面的养老需求,更有精神文化生活方面的需求。“老人是对老年一无所知的孩子”,如今,米兰昆德拉这句话已经成为养老产业引用频率最高的“金句”之一。迎合新时期的老人的新需求,为他们提供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实现“人情味”+贴心服务,就是核心技术,就是核心竞争力。

  其次,要加强新技术的应用。比如现在到处提倡的智慧养老设备。这些设备,我认为不是服务老人的,而是服务养老机构的,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节省劳动力、降低用工成本,强化风险控制、降低运营风险,提供个性化服务、吸引老人入住。

  第三,要加强人才培养和储备。特别是管理人才,要打造成复合型人才。一方面是能够提高管理效率,另一方面也是为将来拓展业务做好准备。

  第四,可以考虑全方位介入养老产业,扩大视野、锻炼队伍、积累经验。一方面是立足养老院,拓展社区养老、居家养老业务,我认为这也是今后养老的一个重要业态;另一方面是通过联合开发的方式,涉足养老器械、养老用品的开发。当前很多养老用品很光鲜、很漂亮,但因为多是开发者按照想象出的需求进行设计,不适应养老服务的需求,只是叫好不叫座。而养老服务机构则是最贴近养老服务、最贴近老人,最懂得实际有效的需求。养老服务机构提前介入产品研发,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阜阳市红树林老年护理院和南京孝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开发的智慧养老系统,建立完善了一整套非常有效的智慧养老管理平台。

  养老行业大有可为,但并不是人人都能为。需要谨慎面对养老行业中的现实问题,才能有所作为。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新闻监督电话 投稿邮箱: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 Room 1828, Botai international building A,No.122 Nanhu East Park,Chaoyang District

  • 0536-2266321

  • 4006-825-836

友情链接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